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欧盟40年力量平衡被打破 法德对垒欧盟最高职位争夺战-

未知 2019-10-20 09:59

洲各国传统党派在这次选举中均遭遇重挫,导致欧洲议会长期处于主导地位的中右翼和中左翼党派阵营力量严重削弱,两个最大的党团不再拥有占据多数所需的376个席位,这还是欧洲议会成立以来首次出现的局面。

图片来源:摄图网

德国人曼弗雷德韦伯(Manfred Weber)原本被认为是最有希望接替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成为欧委会主席的人,但他的接班人地位现在看来很不稳当。

随着第九届欧洲议会大选落下帷幕,对于欧盟最高职位的争夺战正式打响。5月28日,28位欧盟领导人在布鲁塞尔举行晚宴,讨论欧盟最高职位,包括欧洲理事会主席、欧盟执委会主席、欧洲议会议长、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以及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等职位,都将是各方政治力量争夺的焦点。

欧盟具有投票权的居民共有4.26亿人,在5月23日至26日的投票中,有51%选民投出了一票,对于近20年投票率持续低迷的欧洲最大民主政治活动来说,这样的参与率令人振奋。

欧盟外交政策顾问、罗马智库国际事务研究所(IAI)所长托奇(Nathalie Tocci)认为,这次大选,疑欧派的政治集团只取得了小成就,并未能掀起大波澜,在下一届欧洲议会中还是属于少数派,原因之一是他们不太喜欢彼此合作。

至于过去一直占据统治地位的两大党团相对衰落,在她看来,实际上正是亲欧洲力量的健康复兴,因为旧格局已无法重振欧盟事业,现在亲欧盟的四大主要党团之间需要找到合作方法,共启新的开端。

传统大党遭重挫

韦伯是中右翼欧洲人民党(EPP)推举的主要候选人,这次大选中,EPP虽然保持住了欧洲议会第一大党团的地位,但距离376席的多数地位还差得太远。

751个欧洲议会席位是依据各成员国人口分配的,德国拥有最多的96席,法国第二,有74席,英国第三有73席。

在5月26日结束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卸任党主席的基民盟虽然拿到欧洲议会里最多的席位,却比五年前欧洲大选时的支持率少了6.7%。28.7%的选民将选票投给了她所在的联盟党(CDU/CSU),她的执政合作伙伴社民党(SPD)支持率则从2014年的27.3%跌至15.6%。因为社民党的惨败,默克尔的执政联盟已经失去多数,变得岌岌可危。

重视环保议题与社会福利、主张为移民提供保障的绿党成为这次选举的大赢家,得票率比2014年翻了一倍,拿下22%的选票。在德国,难民议题目前正逐步降温,德国人如今最关心的选战议题是气候保护。极右翼选项党(AfD)的得票率也比2014年增加3.7%,达到10.8%。

两大党合计失去20%的支持率,意味着已长达14年的默克尔时代很可能走向终结,在今年内提前大选。

法国也不例外,传统大党共和党和社会党,得票率加在一起不过15%,在法国政坛已成为无足轻重的存在。自从2017年大选,法国政坛传统的左右对峙就已让位于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其政敌勒庞(Marine Le Pen)之间的交锋。

这次欧洲议会选举,勒庞领导的极右翼国民联盟得票率23.31%,获得23席,马克龙领导的前进党得票率22.41%,也得到23席。

欧洲各国传统党派在这次选举中均遭遇重挫,导致欧洲议会长期处于主导地位的中右翼和中左翼党派阵营力量严重削弱,两个最大的党团不再拥有占据多数所需的376个席位,这还是欧洲议会成立以来首次出现的局面。

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EPP)赢得最多的178席,比上届席位少了38席;中间偏左的社会与民主进步联盟(S&D)以148席位居第二,减少了39席。两支传统大党联盟需要在欧洲议会中寻求新的政党联盟才能获得多数地位。

排在第三和第四名的分别是自由派和绿党,自由与民主联盟(ALDE)支持率上升,再加上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前进党加盟,席位增加到111席,比上届多了42席,排名第三;绿党席位也增加15席,达到67席,排名第五。这四个亲欧党团合计拥有超过500个席位。

值得安慰的是,在这场民粹主义与亲欧盟势力的较量中,民粹主义党派的表现并不比2014年好多少。尽管在法国、意大利等国,右翼民粹主义者的得票明显增加,其在欧洲议会的总席位不如选前预期。分布在三个议会党团中的右翼民粹主义者在欧洲议会中预计共占约150个席位。

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领导的欧洲人民和国家联盟(前ENF)最终并没能冲进前三,以71席位居第四;萨尔维尼原本希望英国脱欧党能加入他的联盟,但脱欧党选择与意大利五星联盟党继续结盟,拥有44席,位居第六。第五名是欧洲保守派和改革派,该党团席位下降18席减到59。

让布鲁塞尔高兴的是,这次欧洲大选投票率创下20年新高,比2014年大选的42.6%上升了8个百分点,达到51%。多数成员国投票率都呈现上升态势,在欧盟权力中心所在地比利时,投票率高达89%;另一个投票率超过80%的国家是卢森堡;德国的投票率62%,排在第六名;西班牙64%;投票率58%的希腊因为执政党惨败而宣布将提前大选;被认为投票率可能很低的意大利最终投票率也高达56%;法国投票率也大增至51%;准备离开欧盟的英国是37%;斯洛伐克则以23%的投票率敬陪末座。

特朗普的小帮手难以搅动欧盟

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慢慢摆脱英国的两党政治。欧洲大选结果可能是我们终于亲吻它的那一刻。伦敦玛丽女王大学政治学教授贝尔(Tim Bale)说。

法拉吉(Nigel Farage)领导的脱欧党成立不到两个月,不仅在英国获得最多选票,一举拿下分配给英国的73个欧洲议会议席中的28席,还与默克尔所属联盟党并列为欧洲议会的最大单一党派。

这次欧洲大选对英国的直接影响是两大主流政党崩溃。2014年欧洲大选法拉吉领导的独立党就赢得27%的选票,但当时工党和保守党的选票也分别有24%和23%,但这次他们加在一起得到的选票还不到四分之一,工党是14%,执政的保守党只有9%位居第五。

法拉吉主张与欧盟毫不妥协地断绝关系。大批保守党选民受够了脱欧公投已三年脱欧进程却陷入瘫痪的局面,纷纷转投法拉吉的新政党。自由民主党则因为坚决主张停止脱欧而获得了亲欧选民的支持,得票排名第二。

英国自民党领袖、经济学家凯布尔(Vince Cable)在欧洲大选前的动员演讲中,把法拉吉称作是特朗普的小帮手。法拉吉也宣称,他将在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初访问英国时与其会面。

在上周四英国欧盟大选投票第二天,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已经顶不住保守党内部给她施加的重重压力,宣布6月7日辞职,结束三年动荡的首相生涯。多位前内阁大臣加入党领袖竞赛,其中脱欧派先锋、前外交大臣约翰逊目前被公认是下一任首相的最大热门人选。

法拉吉的脱欧党虽然在欧洲大选中战果累累,但也不太可能在下届欧洲议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萨尔维尼曾希望法拉吉加入他的极右联盟,但被拒绝,法拉吉最终选择维持与萨尔维尼执政伙伴五星联盟党继续联盟。

萨尔维尼推动他的联盟党与法国勒庞领导的国家联盟党、德国另类选择党以及其它民族主义政党之间建立一个民粹主义的联盟,在欧洲议会组成疑欧新势力,改变此前极右派在欧盟声音虽然不小却一盘散沙的局面。在他此前的联盟里,法拉吉退出的英国独立党曾是重要成员,但独立党在这次选举中失去了所有24个议席。

萨尔维尼的联盟党尽管在意大利表现强劲,赢得了超过33%的选票,但他在欧洲议会最终只拥有71个席位。托奇指出,萨尔维尼的胜利只局限于意大利,而意大利将在欧洲舞台上越来越孤立,该国的反欧盟极端立场迟早会结束,而这个国家的政治明星也被证明很快就会垮掉。前首相伦齐(Matteo Renzi)和五星联盟的命运都是如此,不难想象萨尔维尼和他的联盟党将是下一个。

谁来决定欧盟领袖

马克龙最近一直公开宣称,反对以领衔候选人制度(Spitzenkandidat)选出欧委会主席,他针对的正是目前最有可能赢得下届欧委会主席一职的欧洲议会最大政党欧洲人民党(EPP)主席、德国基社盟(CSU)副主席韦伯。

马克龙在欧洲大选后与默克尔电话会议时再次表示,希望在周二举行的欧洲委员会非正式会议中能够确定,对欧委会主席任命程序不存在自动机制,即欧洲议会中最大党团的候选人不会自动获得欧洲理事会提名。法国希望下届欧委会主席选举应能反映新的欧洲议会政治平衡,即与马克龙领导的政党所代表的中间派政治力量达成妥协。

在本月早些时候,马克龙曾表达他对欧盟首席脱欧谈判代表巴尼耶的特别青睐。属于ALDE党团的欧盟丹麦竞争事务专员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也公开表示,她希望成为欧盟委员会主席。

S&D党团则重申支持他们的主要候选人弗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他是前荷兰外交部长,现任欧盟委员会第一副主席。

欧盟28国中的一些国家领导人至今不愿把选择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权力交给欧洲议会,以往每届欧盟委员会主席都由成员国领导人来商议决定。而欧洲理事会内的重要职务有许多因素都需要考虑,包括党派关系、地域平衡,大小成员国之间的平衡以及性别平等。

21世纪经济报道师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