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探索 > 科学 > 正文

35所初中小学不足200人 崇明校园体育“小微”状态下的坚持与摸索

未知 2019-04-11 09:05

2017年,已经在享受退休生活的原崇明文广局副局长袁永达接到一份特殊任务——主持修订一本崇明县志。全区共有128个一级编撰单位提供材料,其中教育局提供的材料里有一个指标提到,要打造1000支校园足球队。

老袁是个特别认真的人,“崇明总共才多少学生,成立1000支校园足球队,这不是吹牛吗?所有出现的数字和细节都不能让别人有质疑,有质疑你这本县志的分量就大大降低了。”

他带着疑问找到了教育局体卫艺科科长张裕标。

成立1000支校园足球队的目标其实是崇明区发展校园足球实施方案中的一部分内容,这是份2015年推出的方案,具体列出了从2015年到2017年三年间的足球发展目标:全面实施足球课程,校园足球人口参与率(5-18周岁)不少于70%,在县校园足球联盟注册的校园足球队数不少于50支,各学段拥有标准的(5人、7人、11人)足球场地的比例不少于90%,每年校园足球联赛达到400场以上,努力争创全国校园足球试点县, 力争三年内至少3所以上学校争创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向上一级学校输送足球后备人才不少于3人。

张裕标解释,“1000支校园足球队,不是说有1000支校队。每个班级、每个年级都可以成立,男女也都不限。每个班3、5个人搞一支足球队,关键是要玩起来,要踢起来,组队的灵活度很高,这样1000支就不是虚的。”

到现在,1000支校园足球队的目标已经成为了现实。

自从提出打造足球区、足球岛以来,崇明已经拥有足球特色学校有19所,而这样的特色学校,全国一共有两万所。在这些学校里,足球就成为了主要的体育项目之一。在学生平时的体育课和课间活动这些时间里,教练就训练大家踢足球。

学校“小微化”成为发展瓶颈

崇明区占地近1400平方公里,但因为产业有限,劳动力人口常年处于输出状态。据2018年的数据统计显示,崇明区2017年的常住人口为70万左右,其中60岁以上的户籍人口近30万。在这个人口大环境的基础上,整个崇明区的在校生也呈日渐减少的趋势。

据崇明区政府网站的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该区共有38所小学,其中包括4所九年制学校。在校学生最多的是位于城桥镇的东门小学江山校区,为1223人。有3所小学在校生人数不足100人,最少的是绿华镇的绿华小学,在校生人数仅为58人,而该学校教师有28人。18所学校在校生人数不足200人,这些都属于“小微学校”。

这些数字在进入到初中阶段又会有一个明显的下滑趋势,在崇明区目前的32所初中里,在校生人数最多的还是江山校区的东门中学,为1591人。17所学校在校生不满200人,最少的是三星镇海桥学校,四个年级加起来仅为75人。“小微学校”体教结合之探索

崇明生源最旺盛的时期在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当时号称“10万学生,1万名老师”,而现在下滑的趋势是惊人的。在这样一个生源逐年流失的现状下,大规模开展校园体育运动的难度呈反比增加。为此,崇明体育局和教育局也在积极寻求出路,力争实现一种突围。

除了在校园足球的发展上已经取得显著的成果,他们也在一些冷僻小众的项目上进行尝试。目前,崇明区共有7所中小学开展了武术课间操活动。

在相关部门出台了“三课两操两活动”的方案后,上海各个区县都以积极的态度响应,花样很多,足球是最热的,此外还有乒乓、花式跳绳这些。但好像很少有学校开展武术这块教育。

去年开始,崇明教育局引入社会资源,找了7所学校做试点,其中5所中学,2所小学,得到了这些学校的大力支持。

东门中学的孩子动作已经有些模样

这7所学校都属于小微学校,一共百来号学生,每次上武术课的时候都会全员出动。“崇明没有这样的模式,也没有类似的教学课程可以参考,完全是根据小朋友情况自创的,一点点摸索尝试。”一开始做,困难不少,因为是户外运动,总要受一点天气的影响。

“刮风下雨要取消,雾霾了取消,高于37度怕中暑又取消。上星期我们的老师从松江出发跑到崇明,下雨了,只能再回去,来回路上将近一天时间。”参与这项试点的城东校区沈刚校长说。武术体验课教会孩子们什么

田晶国田教练是首批试点学校聘请的四名武术教练之一,他担任着其中三所学校的教学任务,每周三、四两天都在崇明。

“我周三早上八点左右出门,坐莘庄一路到莘庄地铁站。从那里坐地铁到汶水路,再搭申崇线,到陈家镇,转公交,中午前能到。”周三下午他在向化中学和港沿小学授课,第二天则是在新光中学。为了省去往返周折,他周三会在镇上的小旅馆住一夜。

田老师在为新光中学的孩子上课

“年轻的时候不太懂,现在才知道我们国家的文化遗产是应该靠每个人尽自己的一份力去传承的。现在的小孩,急需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你看他们聊打游戏个个很开心,对其他事就提不起劲来。《武德训》里说,未曾学艺先学礼,做人要先懂礼仪。”

田晶国和学校老师聊天,发现学生里有很大一部分孩子的父母都在上海工作,他们基本都和家里的老人生活。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间接造成了学生思想状态上的某种困境,表现于他们平时会缺乏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

“我从他们身上体会不到现代化教学给学生的快乐,这是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一方面是精神上的健康,另一方面则是身体上的健康。东门中学城东校区的沈刚校长表示:“学生‘健康第一’的思想已经根植于学校里每一个老师,为了让学生尝试多元化的锻炼方式,加上我们崇明教育局推广大课间活动,想尝试下让中华武术进入校园。通过一个学期练习,让学生得到强身健体的收获,在这同时,我们欣喜地看到,可以让学生在这个过程中传承中华文化,得到美的熏陶,把对学生的生命教育、民族精神教育和美育结合在一起,显著提振和激发学生的精气神。”

马桥中学在上传统校园体育课程时,体育老师们也都在旁边学习、陪练

在马桥中学授课的谭英丽有自己的亲身体会,“我平时从事的是财务工作,有严重的颈椎和腰椎痛。后来学了三个月太极拳,现在就完全没有毛病了。现在我自己也成了教练,我们花一个学期让学生学一套拳操,提升精气神,主要让他们动起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