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篮球 > 正文

盲人不能当盲校教师,制度“短视”管理部门不能视而不见

未知 2019-10-29 14:24

考入温州大学思想政治教育师范专业,获得学校师范生教学竞赛第一名,通过教师资格证考试……顶着“浙江首位盲人大学生”的光环,今年24岁的郑荣权渴望成为一名盲校教师。临近毕业,这位“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报考了南京市盲人学校的高中政治教师岗位,笔试面试均排名第一。但收到盲校的通知,“体检中视力和尿常规不合格,因此无法进入考察环节。”郑荣权申请了复检,视力检测依旧被列为不合格。主检医生告诉他,根据国家公务员体检标准,视力达不到4.8就是不合格。4月15日,南京市盲人学校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在等候教育局等各个部门共同商议的结果,“学校没办法,也只能等通知。”(4月19日《中国青年报》)

盲人不能当盲校教师,听起来就很讽刺。但盲校也有自身的难处,没权可以自作主张。这也不能责怪,要怪只能怪规章制度“短视”,一开始就把郑荣权这样的盲人挡在教师门槛之外。问题是,盲人不能当盲校教师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恐怕就连相关招考部门也不敢断然否定。

传道受业解惑是老师的职责,盲人只要获得教师资格证,不是违法犯罪分子就可以当老师。不要说是进盲校当教师,即便是进非盲校当教师,只要能够在公平竞争条件下脱颖而出,就应该被平等录取。毕竟,不需要降分或是加分录取,一视同仁下平等竞争,不会破坏招考公平,也不至于影响教师队伍形象和学生上课情绪,何况,盲人当教师往往会因自身存在缺陷更能激发心教书育人激情,尤其是当盲校教师具有更大的优势,且其自强不息的品格,更能激励学生。如果像郑荣权这样优秀的盲人都不能当盲校教师,莫非盲人只能在针灸按摩圈子中打转转?即便梦想当教师也只能一辈子无缘?对其显然很不公平,恐怕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人才浪费。

没有惩戒的教育谈不上完整,没有盲人教师的盲校也是不完整的,让盲人当盲校教师天塌不下来。应该说,盲人当“盲校”教师,本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任何规章制度都不是完美无缺的,难免存在瑕疵,而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瑕疵会被无形放大。视障人群普遍选择针灸按摩的固有圈子有人冲破,规章制度层面不合理的规定窠臼也应该被打破。既然规章制度“短视”,就该修缮,而不是当“睁眼瞎”。

事实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盲协常务副主席李庆忠曾在全国两会上多次呼吁,盲人可以胜任教师工作,且在教授盲人学生时还有着独特的优势,但他们却因教师资格认定、体检标准的限定望而却步,无法从事教师工作。因此建议修改相关标准,并为包括盲人在内的残疾人参加教师资格考试和普通话考试提供合理便利,让盲人实现他们的教师梦。遗憾的是,却迟迟不见行动。

每一个人的努力都值得肯定,每个人的梦想都希望能够成真,但愿郑荣权的盲校教师梦能够实现。盲人当教师不仅仅只是要“开绿灯”,更需要制度保障,让郑荣权们都可以实现当教师的梦。毕竟,本就生活在边缘地带的视障人士,内心对光明的渴望比正常人更强烈,是不能让黑暗去笼罩去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