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美政客迎合“向左”年轻一代将贫困归咎于资本主义

未知 2019-03-15 16:59

“我天生就是来干这个的”——当地时间14日,得克萨斯州民主党众议员贝托·奥罗克对媒体放出豪言,并正式宣布参与竞选2020年美国总统一职。他在接受《名利场》杂志专访时表示,自己身上的

同时,哈里斯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年轻一代更加拥抱社会主义政策,其中73.2%的人认为政府应该提供普惠的全民医疗保健政策,67.1%的人认为大学应该提供免费教育,甚至有49.6%的人表示更愿意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美国“Axios”网站称,桑德斯和奥卡西奥-科尔特斯这样的政治家复活了社会主义,年轻人对社会主义政策的支持表明旧的政治规则正在快速变化。

美国《芝加哥先驱报》14日报道称,由于共和党一直否认全球变暖的危害,这让作为气候变化受害者的年轻一代选择远离;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去年8月的文章分析称,美国许多年轻人正苦苦挣扎在温饱边缘,有大约51%都从事兼职工作,他们的收入远低于他们父母那一辈。同时由于医疗保健成本越来越高,大多数年轻人将无法获得足够的养老金,因此他们将生活的艰难归咎于资本主义的掠夺属性。

学费太高也是年轻人面临的主要问题,美国年轻人18岁后不允许啃老,他们要自己负担房租、水电等必要开销以及看球赛等消遣和社交费用,同时还要还学生贷款,“月光族”很多。因此民主党两大核心主张——收入平等和削减学费就顺应了美国年轻人的想法和需求。

分裂危机拖民主党后腿

目前,众议院民主党内部主要有三股力量:新民主党联盟(强调弥合左右翼之间的鸿沟,属党内温和派)、蓝狗联盟(民主党内的保守派)以及进步派。从整体的力量布局来看,蓝狗联盟势力较弱,而作为温和派的新民主党联盟和对特朗普强烈反感的进步派整体力量相当。

美国彭博新闻社14日称,民主党虽然在很多方面很团结,但他们也有严重的内部分歧。一些民主党议员希望绿色新政和单一付款人医保政策;一些人希望严厉的对抗气候变暖措施以及逐步改进《平价医疗法案》;一些人想要军费温和增长,但另一些人希望减少军费开支。

《华盛顿邮报》称,那些进入国会的民主党进步派,正在吸引媒体的最大关注。民主党领袖佩洛西所面临的问题是,她将如何去平衡民主党党内激进的需求。即使民主党给中间派和温和派成员提供机会,让他们在自己的选区进行发展,但更大的力量可能会继续把这两派成员推向极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