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首映礼被骂烂片,上映首日跌至6.2分,《阳台上》为啥不讨好?

未知 2019-03-17 15:52

《阳台上》上映了,无论票房与口碑来都差强人意。

再加上首映时被台下观众喷为“烂片”的事件,《阳台上》仿佛坐实了“烂片”的

当父亲不幸离世之后,张英雄与母亲搬到了舅舅家,寄人篱下,受尽冷眼。

此时张英雄的形象建立完毕,他是个爱玩游戏的沉默少年,什么事都不在乎。

没有工作天天醉心于游戏,懦弱、压抑、木讷,是父亲眼里“没出息”的儿子。他现在最大的目标是报复导致父亲死亡的陆志强。

影片剧情发展到三分之一处,人物的性格、阻碍、动机通通交代完毕,可谓是一气呵成,而此后电影的画风却完全变了。

这里就要提到同时担任女主与出品人身份的周冬雨了,如果是冲着周冬雨来的,那你可能要大失所望了。

周冬雨在这部电影了可不是一个“大女主”,她的戏份加在一起估计只有二十分钟,其中大量的都是男主“窥视”的远景。她在影片里更像一个符号,她的行动很多是在男主窥视下展现,是陈英雄躁动心理的外化。

由此也造成了影片一个巨大的割裂,那就是两种风格的相互矛盾,贯穿全片的是现实主义基调,而到了周冬雨的段落却有着“小清新”的色彩。

特写的凝视、男女的前后脚跟踪,逆光,慢镜仿佛穿越到了台湾青春片。

但说真的这部电影的爱情元素少的可怜,所以带着看文艺爱情电影进影院的观众骂街也不出意料了。

同时电影呈现方式也太过单一,几场“窥视”戏太多重复,基本都是透过玻璃凝视着陆珊珊(周冬雨饰)的生活细节,镜头语言、调度毫无特色。

跟踪父亲陆志强,镜头在张英雄的背后穿越漫长、幽暗的街道,一路上剧情毫无起伏,只是跟踪,让人昏昏欲睡。

到了影片中段,风格割裂,剧情贫乏的缺点一下子暴露了出来,此刻的木兄有走出电影院的冲动。

而转变也恰恰发生在此刻,导演张猛在这个渐趋贫乏的故事里藏了一段荒诞的情感,这发生在张英雄与东北红发小哥之间。

影片花了大量时间表现了两人的情义,从最初的红发小哥鼓励陈英雄复仇,到劝他搬出来住。他与小哥的情谊由此建立。

而此后,骑着摩托的两人前心贴后背,穿越隧道的情节仿佛在致敬《堕落天使》里的李嘉欣与金城武(可以自行与影片中对比)。

如果说这是暗示,那明示就是张英雄电脑的那张壁纸,这是细节性的暗示,那是王家卫的《春光乍泄》。

陈英雄有着于性的无知与萌动,一面是与红发小哥的同性暧昧,一面又将自己的躁动展现在“窥视”陆珊珊的身上,这种躁动关于青春,关于性取向。

而藏在故事背后的不止是这段“同性关系”,更有张猛一向对底层的关怀,影片中生锈的“东方皇帝”巨轮正象征着陈英雄与东北的红发小哥,两人在船里交换理想。

陈英雄想有房,有退休金,有老婆孩子,而红发小哥却想像许文强一样成就大事业,死在百乐门。

即使在卑微的生命也有自己的梦想,“东方皇帝”就是他们的乐园,他们像歌星一样站在舞台上唱着《浪子心声》,这样的场景令人泪目。

青春的躁动,底层的迷茫混杂在一起,张英雄在红发小哥的怂恿下赶出了偷窃的勾当,但这并不尊崇他的内心,最终与他闹掰。

愤怒的他准备最后的报复,但了解到一直仇恨的陆志强也是一个养活着智障女儿的普通人时,他停止了复仇。

身为社会的底层与普通人,大家都不容易,又有什么深仇大恨需要互相伤害呢?

最后张英雄与陆珊珊正面相对,并未干任何出格之举,他扔掉了自己的复仇的刀子,走向前方,这个躁动、迷茫的底层青年完成了自我成长。

底层关怀、年少躁动。张猛将两大主题藏在了《阳台上》的背后,这是一部长短板都非常明显的电影,而短板很大程度就是由这种“藏”所造成的,但也许这种“藏”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吧。

-EN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