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页岩气将如何改变国际能源版图和政治格局_5

未知 2019-11-26 15:05

  1988年,一位名叫乔治米歇尔的房地产老板,回到老家德克萨斯州巴奈特地区,创立了米歇尔能源开发公司,将所有利润都投入到一种鲜为人知的能源勘探中。

  他几乎把自家的大牧场都打遍,一边打井一边改进技术,不管身边的石油工程师们如何沮丧甚至要放弃,他都始终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

  2002年,倾尽身家的米歇尔无奈将公司卖给了德文能源公司,自那年起,在融合米歇尔经验和德文先进技术后,这种激动人心的能源随即实现量产商业化。

  这种能源就是页岩气,2012年最为激动人心的话题,吸引着全球无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进驻。

  1988年,就在乔治米歇尔打下第一口井的同时,名片上印有大庆市石油管理局的4名中国人也来到了米歇尔的办公室,他们是来自大庆油田所在地黑龙江大庆市的3名地质学家和技术人员。

  然而,24年过去了,美国人已经在本土打下了超过60万口井,然而,中国人只打了63口。

  如今,美国已经开始宣告,未来不久将会实现能源独立,更意味深远的是,这有可能彻底改变全球能源格局、碳排放政治博弈力量对比和地缘政治力量对比。

  2013年,乃至未来5年,页岩气将对全球格局产生何种影响,中国应该如何应对;页岩气革命是否是资本蓄谋已久的一个惊天阴谋;页岩气在中国的发展遇到哪些问题应该如何破题?

  页岩气革命改变全球能源格局

  毋庸置疑,美国页岩气革命正在改变着国际能源版图和地缘政治格局。

  2006年起,美国页岩气技术获得重大突破,页岩气从摸索阶段转向了大规模开发,2007年页岩气产量为366亿立方米,2011年达1800亿立方米。2011年,美国能源自给率已经达到了81%,未来还会继续上升,而预计2035年美国页岩气产量将占到本土天然气总产量45%。目前页岩气技术最成熟的国家还是美国。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人大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向松祚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到2016年,美国将有能力向其盟国大规模出口页岩气,美国风能装机容量今年也大幅度增长,能源自给能力极大提升。

  页岩气和清洁能源将彻底改变全球能源格局、碳排放政治博弈力量对比和地缘政治力量对比,严重依靠煤炭的中国和印度可能陷入劣势和困境。

  目前,页岩气革命导致美国天然气价格走低,单位价格几乎是中国的三分之一、日本的六分之一。这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美国的能源结构和提高了其在全球能源体系的话语权。

  能源多元化PK资本阴谋论

  随着美国页岩气革命席卷全球,我国在政策上也开始向页岩气倾斜。

  今年3月份,国土资源部通报关于将页岩气作为独立矿种的申请得到国务院正式批准,页岩气成为中国第172个矿种。而最近第二轮页岩气招标工作也已经完成,相关补贴政策已逐步落地。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表示,中国能源的最大问题在于过度依赖煤,造成一系列环境污染、能源安全的问题,未来中国需要能源结构的多元化。显然,页岩气作为一种清洁能源,肯定是我们未来一个重要的选择。

  不过,谷儒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晨却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国内不具备页岩气的生存土壤。

  李晨表示,从页岩气的商业模式来看,它是一个高投入快周转的模式,从前期打井到后期运营,都需要非常高的投入;美国能够做到很快的周转,拿地很快,手续简单,融资成本低,有投行服务,拥有很多专业施工队和油服公司,打出气后,通过市场化的管网可以快速变现。而在国内每个环节都需要审批,缺少专业的油服公司,不具备市场化管网优势。

  他表示,页岩气只是美国2006年、2007年油气高价格的背景下催生的一个产业,不是新兴产业。页岩气绝不是未来美国能源的主流,未来一定是可控核聚变的天下。可控核聚变为氢原子如氘氚发生聚变反应,生成无污染的氦气,太阳的原理就是核聚变反应。

  美国NIF数据显示,今年已经实现了阶段性成果,预计2020年进行试点商业化,到2025年左右建第一座电厂,2030年即可实现商业化。

  页岩气有可能会是美国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一场阴谋,美国向中国兜售页岩气是为了能够让资本解套,也使得我们国家的转型资金都沉淀在页岩气上,遏制我国的发展,对新兴产业转型有明显的挤出效应。

  而纽约时报曾发表《资产泡沫之美国页岩气狂潮》一文,认为美国每年有上千亿资本投入页岩气勘探开发,每年打井10万多口,当天然气热潮让大部分美国人受益时,许多天然气勘探公司和数以万计的投资者至今依然亏钱。

  不过,韩晓平告诉记者,页岩气革命谈不上是一场阴谋,可控核聚变是很遥远的事。未来也不一定能够实现技术上的突破。目前在我们能源急需多元化的时候,更需要利用好当前已有的能源,调整能源结构,没有一种能源是没有代价的,可控核聚变也有,只是我们现在不知道而已。

  民营资本布局页岩气破题

  近期,国土资源局公布页岩气第二轮招标结果,央企中得9个区域,地方国企亦中得8个区域,而民企则只中得2个区域。

  海默科技董事长窦剑文表示,从结果来看,国企凭借其强大的财力、影响力以及与政府之间的天然裙带关系,在此轮招标中不惜代价圈占资源,未来有可能形成新的资源垄断,这对于民企和中小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积极性,以及对于国内页岩气的长远发展都是十分不利的。

  神开股份董秘顾冰表示,页岩气是一个高投入、高产出的行业,前期投入非常大,打一口井就要上千万。如果井里没油,上千万就打水漂了。下游的储存运输也需要资质,一般企业没法做。国家对资质要求比较高,高门槛也使得很多民营企业无法进入。

  在新能源领域,民营公司比亚迪则面临另一种考验,不过压力不在于国企主导,而在前无模式。

  比亚迪公司董事长王传福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通过在新能源汽车研发、制造、商业化运营以及汽车金融模式创新方面进行不懈的探索,目前比亚迪汽车形成了几个较好的发展模式。

  第一个模式是公共交通先行。我国机动车保有量约1亿台,其中公交大巴和出租车合计170万台,占比为1.7%,但这1.7%的耗油量和排污量是27%,甚至是大于27%。在我们目前财政、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集中力量在这1.7%的领域做一些政策和努力,这应该是完全可行的也是很现实的。但实际我们得到的收益和效果不仅是1.7%,而可能是减少30%甚至40%的耗油量和排污量。王传福认为。

  第二个模式是金融创新。比亚迪推出了融资性租赁、经营性租赁和买方信贷三种操作模式,不仅可以个性化的解决公交公司一次购买的资金压力,还能使公交公司享受由运营带来的油电差价部分的利润。

  窦剑文认为,中美无论从地理条件还是从技术上都存在较大差距,我国页岩气商业化之路还很漫长。他表示,一是美国的页岩油气资源埋藏较浅,通常在几百至两三千米之间,而中国的多在两千至五千米,最深可达八千米;二是美国页岩层的岩石脆性较高,易于压裂,而中国很多页岩层的岩性尚不明朗,压裂后的增产效果如何还不得而知;三是美国页岩油气的主要产区地势平坦,道路条件好,地下水资源丰富,便于钻完井设备的搬迁和钻井及压裂作业的实施,而中国许多页岩气储量丰富的地区要么缺水,要么是山区,未来在作业效率和开发成本等方面将面临较大的挑战;四是美国已建成40万公里的天然气管网,使得页岩气从生产到运销都十分便捷;而在中国,目前只建成了4万公里的骨干网络,一些人建议的小型移动式LNG装置并不适合于未来页岩气的大规模开发。

  虽然页岩气商业化之路漫漫,但市场已对页岩气概念进行多番炒作。

  圆融方德董事长冉兰告诉理财周报记者,目前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有着过高的期望,从二级市场看,页岩气未来不具有确定性。页岩气作为一个题材的炒作,与太阳能是一样的,企业盈利还远远看不到,投资者可以适度介入,但必须非常谨慎和及时离场。

标签